给他一笔钱再给他脱罪

励志故事 admin 浏览

小编:这件事必须上报给皇帝了,否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农家可背不起这个责任啊! 因为这次实际上是因为皇帝的要求才做的,结果产生了这样的损失,当然不能让农家背这口黑锅了,

 
 
    “这件事必须上报给皇帝了,否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农家可背不起这个责任啊!”
 
    因为这次实际上是因为皇帝的要求才做的,结果产生了这样的损失,当然不能让农家背这口黑锅了,所以还是皇帝你自己来吧。
 
    其他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之后也点点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当然他们并不是不找解决的办法,只是不背黑锅而已。
 
    “老师,老师,我在一个庄子上看到有粮食长的很好,跟外面的比起来一点都没有收到影响啊!”就在几位博学士准备回到他们研究的地方去的时候,远处跑来了一个学生,一脚的泥污显示他是从田地里刚回来的,而听到他说的内容之后,几个博学士立刻眼睛一亮。
 
    有地方没有受到影响,如果把原因查清楚的话,岂不是就可以摆平这次的事情了,那么催熟技术岂不是就没有后患了,这可是大事件。
 
    “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你这孩子,怎么没见你带个样品来呢?平时教你的都丢在青楼了?”这话一说跑来的年轻人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的老师,这种事情就不要大庭广众的说出来了吧!
 
    “哎,现在不说这个的时候,你快带我们去看看现场!”另外两博学士可等不及了,老实不客气的说道。
 
    “对对,这个比较重要,回头我们在说说你去青楼的事!快点带路!”
 
    年轻人翻了个白眼,当然还是老老实实的带路了,一路路走过来看到的都是枯黄的杂草和萎靡的树木,这种景象让人感觉格外的萧瑟,要知道这个时间虽然是秋天了,但是还不至于像这样萧瑟啊。
 
    “到了,就在前面,过了这个河沟就到地方了,里面真是一个世外桃源啊,跟别的地方都不挨着,后面是连绵大山,又有玉带环绕河道两边都是良田,这地方也不知道是谁的,连我都羡慕啊!”
 
    年轻人显然是一个极有身份的人,但是这个地方他也一样喜欢,就是因为喜欢这种自然姿态,所以他才会拜师农家的博学士,而且他生活在长安这么久却从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好地方。
 
    “我要把这个地方买下了,就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愿不愿意啊。”年轻人看着这个地方再次发出感慨。
 
    “行了,别感慨了,去他们的田地里看看去!”几位博学士只关心田地的事情。
 
    “就这这边,我刚刚来的时候还看见了,长的可好了····咦那边有人,我们去问问吧,看看这里是谁家的。”年轻人看到了一个在劳作的老农,走上前去问话。
 
    结果他还没说话了,就看到老农把手里的锄头一把杵在了地上,中气十足的喊道:“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这里是主神庄未经许可,莫非是来偷种子的不成?”
 
    年轻人眉头皱了皱,不过很快有放松了,这不过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老农而已,而且看上去年纪也挺大的,不能失了礼数。
 
    三两步走了过去,躬身行礼道:“老丈有礼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界,是何人的庄子?这几位都是农家来的博学士,特地来查看庄稼的涨势还有土地的情况的,可叫你家庄主出来一见?”
 
    一听是农家的人,老农也没了之前的气势,农家是帮助农民的,有好种子和好的耕作方法别家都是恨不得藏到地窖去,只有农家的人才会昭告天下,也正是因为这种精神,所以农家的人特别受到天下人的尊敬,因为有了他们才减少了饿死的人。
 
    “那你们也不能随便闯入别人的庄子,你们在这里别动,我去找管事的来!”老农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找人来了,不一会人来了,根叔就睡在草棚里,他是来看着这些粮食的,最近总有人想要偷种子,都抓住好几拨了。
 
    根叔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而且最少也是校尉级别的,可惜之后因为得罪上官被发配到了冲锋队,每一次都是险死还生,搞到最后更是全身重伤差点死掉,最后迫不得已当了逃兵,在饥寒交迫的时候,他来到了长安城外,差点就因为高烧不退和饥饿死在城墙下。
 
    模模糊糊的他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似乎是在问自己的爹爹为什么有个人谁在城墙下,难道他不冷吗?根叔想了想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对了,他在想,小女孩的声音真好听,如果自己结婚的话一定也要生一个女儿,然后····然后他就昏过去了。
 
 第134章冲突
 
    人老了,总会比较嗜睡,他又比较爱做梦,总会让他想起一些伤感的事情来,不过这次他做的却是美梦,他终于可以告诉自己的女儿,他把孩子安全的带出来了。
 
    梦做到哪里了?他晕过去了,是的,然后。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房间之中得到了治疗,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那个小女孩救了,也正是在这个之后他留在了这家,做起了小女孩的贴身保镖,这一做就是一辈子啊,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出嫁,看着她有孩子,也看着她带着孩子长大。
 
    一切的喜怒哀乐他都看得到,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在最后的日子里看着这个跟自己女儿一样可怜人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就交给他了,他是强忍着泪答应的,现在孩子有出息了,也安稳的在长安扎根了,她该瞑目了吧。
 
    当老根再次见到她的脸,看到她欣慰的笑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在晃动,虽然已经年迈,但是常年身经百战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让他迅速的做出了战斗姿态,手呈现出鹰爪的模样,就要一爪抓碎对方的喉咙,却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也没人会偷袭一个地主家的老管家,而且他睡在地里的凉棚里呢!
 
    结果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脸惊恐的老佃户,就在刚才,之前看上去老迈的老管家突然化身成了杀神,那一抓差点就到他的喉咙了,要不是最后老管家停了,估计他现在都死了。
 
    “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也就是我控制力好,不然你都死了,说吧什么事!”
 
    根叔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误杀什么的像他这种杀人如麻的人根本就无所谓,也就是跟着杨威之后他才慢慢熄了杀心,要知道当初杨威落水生死不知的时候,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杨威醒不过来,他就让那一家子去陪葬,包括那个王爷也一样跑不了。
 
    “外面来了几个人,其中几个说是农家的人,想要看看我们的田地,我想着您跟李先生都说过不能让庄子里的种子流出去,所以我就来找你了。”老佃户现在都不敢靠近他了,站在棚子外说。
 
    “嗯,农家的人,去见见吧,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跟着佃户到了庄子的地边,正好看到几人在看着农田指指点点的,其中一个蹲在地上手贴着地面似乎是在感受什么,脸上还有着激动的神情,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就是你们?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根叔看到了这几个人,虽然对农家的人有些尊重,但是也没有让他们进入庄子,而且还挡住了他们看向田地的目光。
 
    “这位想必就是管事了,我们是农家的人,这次因为长安城外的土地出现了问题,现在只有你们这里还有着成长的粮食,外界的田地现在可都枯萎了,所以我们想要进来看看是什么原因,不知道可以吗?”
 
    几位自认已经够有礼貌了,也准备往里面走,毕竟农家的人名声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这可是一件大好事,他们觉得没有谁会拒绝的。
 
    但是事实正好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根叔没有一点要让开的意思,脚下如同生根了一样挡住了他们前进的去路。
 
    他们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为什么根叔要挡住他们,这是要拒绝他们?拒绝农家的要求?真的有种地的人会这么干,农家的人有些尴尬了,平日里他们一心只为自己的研究,虽然做出来的东西也全都公布天下,自认对天下农民也是有贡献的,平日里见到他们的地主,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
 
    “当然不可以了!”
 
    可是在这里却碰了壁,根叔还没出声呢,后面却出现了一个声音,李思文也不知道怎么得到的消息,快步的走了出来,站到了根叔的面前。
 
    “你来干什么?我在就行了,放心好了,不会让他们进去的!”根叔看了一眼李思文说道,他挺看不起李思文的,这人文不成武不就,不过管理上倒是有一手,记账什么的也厉害,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看不起他的意思。
 
    “我当然要来了,东家的东西绝对不能外泄出去,这可是东家的根本,如果被农家的人拿去了,以后恐怕最低贱的就是粮食了,到时候我们这些靠种地为生的人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对李思文来说最先重要的一定是东家或者说是他们的共同利益,至于其他人,他管他们去死啊!
 
    没错李思文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只要自己的家人和对自己好的人安全,其他的人他是不会管的,这是经历造成的没办法解决的。
 
    听到李思文这样说农家的人和那个年轻人都不乐意了,在他们看来李思文太狭隘了,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想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希望?
 
    “看你也是个读书人,难道连这点悲悯之心都没有,如今长安城周边的土地全都枯竭了,只要找到这里的办法,我们就能解救长安,甚至从此以后都不会有人因此挨饿,难道这不好吗?你们为什么就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
 
    博学士们非常不理解李思文这样的人,在他看来如果有人需要帮助,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会去做,而李思文这样的明明只要大开方便之门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拯救天下人,却就是不做,他不能理解甚至有些鄙视和怨恨,只是他们都是一些搞研究的,说到骂人最多也就是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当初如果不是遇到了主母,如今的李思文怕是连骨头得野狗啃了,当初我李思文流落街头的时候,天下人谁管了我?当初我一家五口快饿死的时候天下人谁管我了?大冬天一家人抱在一起取暖等着冻死的时候,天下人谁管我了?别跟我说天下人,主母救了我,我这条命就是主母家的,谁要动我主家的东西,老子跟他拼命!”
 
 第135章悲剧
 
    “对!跟他们拼了,想抢我们庄子上的粮食种,这些都是主家的凭什么白给他?”
 
    “就是!别说白给了,你就是拿钱来买,那也得看我家东家乐不乐意了!”
 
    李思文的话说完后面呼啦出来了一大票的人,全都是庄子上的佃户,各个带着锄头铲子粪叉什么的,一副要打人的架势,看的几个博学士不住后退。
 
    他们曾几何时受过这样的对待?到哪里不是被毕恭毕敬的对待?如今却要在这里受到这样的侮辱。
 
    走遍天下也不曾看过什么是刁民的他们,如今觉得总算是看到刁民是什么模样了,这什么主神庄的庄户,不对,整个庄子从上到下都是刁民。
 
    气的浑身发抖的博学士们狼狈的离开了,后面的大群庄户们却在高声欢呼,就好像是打胜仗了一样。
 
    这让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的农家博学士都忍不了了,发誓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老师,要不然我回去调兵吧,这些刁民,这么好的地方给他们占了都是耻辱,在我大唐尽然还有人敢如此嚣张,我倒要看看谁敢不给我面子!”
 
    说话的正是那个年轻人,原本普通的样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天生贵气,说着就要离开去做他想做的。
 
    “回来,你当大唐是你家的?你说调兵就调兵?别让你爹难做,这件事情我们直接上报就是了,虽然这样有些对不起这庄主,不过损一人而惠天下也只能委屈他了,大不了到时候多给他些补偿就是了。”
 
    到底是农家的人,悲天悯人是他们的特点,而身在一旁的年轻人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
 
    还补偿?到时候想个法子把这什么狗屁庄主弄进大牢,然后自己再出面买他庄子,给他一笔钱再给他脱罪。
 
    也算对得起他了!否则就凭他庄子上的农户辱骂农家博学士这一条就让他在天下寸步难行。
 
    这样一想年轻人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博学士则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弟子已经在想着如何夺人地产了,现在他一心只想要把这件事上报,然后尽快的把这次土地的危机解决,否则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罪人了。
 
    一行人直奔长安他们是有资格出入禁宫的,当他们到达了之后立刻就得到了皇帝的接见。
 
    这两天李世民也很头痛的,所谓的使节团根本就不怀好意,兽人想要粮灵想要技术,鲛人目的不明不过他们似乎跟远处的倭寇有些不对付,两家差点打起来,还有来自极西之地的使节,说是来建交的,鬼知道你们极西之地是在什么地方,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地方,建交有什么用?
 
    总之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李玉的百骑司也是忙的够呛,现在才知道,原来治安也不是那么好管理的。
 
    “能让几位博学士一同前来,不知道是什么大事啊!还有你,几天不见,怎么都成了泥猴了?还不快去给我洗了,你母后最近怀孕心情不好,你也不说去尽孝,一个个的也不知道养着有什么用!看着就心烦,快滚!”
 
    李世民和颜悦色的说到,对于这些农家的人他是给足了尊重的,至于那个年轻人,当然就是他的另外一个孩子李泰李青雀了,这个孩子酷爱舞文弄墨,最近又寄情山水性子上却是很得他的喜爱,不过年轻人不能像隐士一样,需要有点朝气,看来得给他加点担子才行啊。
 
    看得出来李世民对自己的孩子是真心的溺爱,即便是李愔那种每天就知道惹事的倒霉蛋,他也没有厌恶,只是最后李愔自己作死,结果李世民就成全了他,当然现在的李愔可不会了,要说孩子····。
 
    “陛下,下面几位博学士还在呢!”身边的太监提醒说道,一看陛下的样子就知道又想自己的事情去了,最近皇上总是有事没事的就走神,看来需要去太医署请太医来看看才是。
 
    “哦,差点走神了,几位博学士可是有什么事情?”
 
    当然有事情了,没事谁会来见皇帝,农家的人想来不参与朝政的,这也是他们的存身之法,千百年来历来如此。
 
    “陛下其实这次来,是因为上次关于强行催熟粮食的事情来的···。”

当前网址:http://mijia.org/a/lizhigushi/20180316/4.html

 
你可能喜欢的: